CD
台灣
Our Island
小島大歌
V.A.
合輯 (所有作品)
網路價 NT$ : 700
選購數量:
付款方式:
ATM/信用卡/貨到付款/便利商店付款取貨
產品條碼:
0787099608118
產品編號:
0787099608118
發行公司:
小島大歌影音工作室 (發行商品)
發行日期:
2022/03/11
發行類型:
內裝片數:
1片

★ 指標世界音樂排行榜-環球世界音樂榜(Transglobal World Music Chart)冠軍
★ 英國權威世界音樂雜誌 Songlines 評比最佳十大新專輯

我們的島知道海洋已經不像從前那樣 - 阿美族 漂流出口Putad 
我們的島捍衛創作的自由 - 排灣族 Sauljaljui戴曉君
我們的島為了這些鋼筋水泥,犧牲了太多 - 模里西斯 Emlyn
我們的島是一艘獨木舟,大到足以容納多元族群在這裡生活 - 馬達加斯加 Sammy 
我們的島訴說生命、愛與原諒 - 大溪地 Vaiteani
我們的島是永恆的存在,過去、現在與未來交織共舞 - 澳大利亞 Tim Cole
來自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深處,我們的旋律在激烈的和諧中共結連理,伴隨琴瑟聲和鼓聲,我們的島,崛起 - 馬紹爾群島 Selina Leem 

《 Our Island 》啟發自我們共生的島嶼、海洋,以及位在前線的你們;希望這些歌曲能夠陪伴你至那些情緒上無法獨自前往的地方。

專輯內含30頁精美內冊及DIY手工地球儀

《Our Island》專輯是南島音樂共創計畫『小島大歌』睽違三年的最新作品,由來自不同國家的南島藝術家們在疫情期間跨越太平洋、印度洋,以視訊連線共創的結晶。以12首歌曲乘載來自島國的聲音,以及土地、海洋所面臨的當代環境變遷;有人正因海平面上升而失去生活所在,有人目睹珊瑚礁的死去,《Our Island》專輯中有歡慶、哀悼,但想傳達的更是行動力和盼望。如同專輯內馬紹爾群島詩人Selina Leem 引用當地諺語 ”當你在海上看見一隻鳥在飛翔,那就代表希望,因為陸地不遠了。”來表達每個人都有给予這個世界光明與希望的責任,每一個人都是我們的島所需要的那隻希望的鳥。

《Our Island》參演音樂家

排灣族Sauljaljui 戴曉君
模里西斯Emlyn, Kokol, Kan Chan Kin
阿美族 漂流出口Putad 
馬紹爾群島 Selina Leem
大溪地 Vaiteani 
巴布亞紐幾內亞Airileke, Richard Mogu  
復活節島 Yoyo Tuki
馬達加斯加 Sammy 
紐西蘭 Horomona Horo, Jerome Kavanagh
婆羅洲 Alena Murang
夏威夷 Kekuhi Kealiikanakaoleohaililani


《Our Island》收錄單曲介紹

1 Marasudj 團結

以毛利傳統樂器 Taonga Pūoro 演奏家 Horomona Horo 為首,這首歌在 Pūtātara 海螺吹響聲中揭開序幕,並以台灣排灣族創作人 Sauljaljui 戴曉君的吟唱為主旋律;想著海洋的堅定和包容的力量,海洋不是把我們隔開,是把我們串連在一起。Marasudj,團結、結盟,這首歌曲、這張專輯是一個人到一群人的力量在牽引著我們,被聽見、被看見,為我們共享的島。

2 Listwar Zanset 我們的祖先 ft. Emlyn & 漂流出口Putad

曾經被迫壓抑的低鳴逐漸高聲傳唱,大聲地為祖先的智慧、為自然的力量、為傳統領域而唱。我們是三位海洋之女,島嶼家園的守護者。-
模里西斯藝術家Emlyn 最初寫這首歌是因為要紀念過去稱為奴隸之島的模里西斯是由多少先人一路反抗而獲得自由,歌裡唱著『 想像我們的祖先過去被鐵鍊圈著脖子、日夜的工作,這就是我們的祖先被對待的方式』;同樣,阿美族樂團漂流出口主唱 Putad也以台灣原住民土地被佔領剝削的印記為題隔空回應『 就算到最後我們什麼也沒剩下,我相信土地與海洋會守護著我們,我們將成為祖靈的一部分』歌曲尾端由馬紹爾群島行動家 Selina Leem 以詩入詞『 她們的族人流離失所 ,她們的土地被竊,我的族人和土地 正被淹沒』道出其國家正面臨氣候變遷及海平面上升的威脅。〈Listwar Zanset〉在三位來自海洋的女性充滿力量的嗓音中,分別回顧南島三個國家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雖然她們距離幾千公里,卻在這首歌中共同為捍衛家園而唱。

3 Ta’u Tama 給孩子 ft. Vaiteani 

如果珊瑚礁失色,如果我的島嶼被淹沒,我該向孩子說什麼  -

〈 Ta’u Tama〉由 大溪地夫妻檔 Vaiteani&Luc 透過歌聲與旋律,把未善盡環境保護的焦慮和愧疚轉化為La 432赫茲幸福頻率與玻里尼西亞輕快音符,將想對下一代說的話透過歌聲唱出。

4 Pinagsanga 自然 ft. 漂流出口Putad
大海充滿生命與力量,而人類卻常忘記自己的渺小 我無法改變 自然的力量 。 - 
〈 Pinagsanga 〉前奏以Putad 家族的阿嬤、媽媽、自己和女兒四代海女口白為首點出阿美語口述母系社會文化中由女性傳承的重要性;歌曲結尾高潮的靈感源自於她曾與兄長一同被離岸流帶到海中載浮載沉50分鐘的臨死經驗,體悟到相信自然法則的道理。

5 Festival of the Living Ocean 海洋的慶典 ft. Emlyn & Airileke

海豚在跳躍,鯨魚在舞蹈 。當你看到海的時候,你會知道,這也是我的海。 -

由巴布亞紐幾內亞鼓手 Airileke和模里西斯創作人Emlyn合創,融合太平洋傳統木鼓的4/4節拍,以及印度洋島嶼上以手鼓演奏的6/8節奏,以鼓聲串起南島所處的印、太兩大洋,同時為充滿生命力的海洋歡慶、就像一個大型慶典一樣,充滿奇蹟,並且豐富繽紛。節奏是音樂的源頭,就像心跳是生命中的第一個跡象、第一個拍子。過去打擊樂器在許多南島文化的儀式中扮演重要角色,而今節奏能跨越語言與世界交流,儘管我們隔著海洋,但是節奏就像我們共同的家。

6 Mercy Mercy Me (The Ecology)

Mercy Mercy Me (The Ecology)  是馬蓋文Marvin Gaye於1971 年譜寫的作品,至今正滿五十年。這是一首那個時代的環保歌曲,直指當時所面對的石油洩漏、核爆試驗遺留下的放射性物質、人為污染和人類對自然的忽視等問題。可悲的是這些問題至今仍然存在於你我的日常生活。這首翻唱的第一段由小島大歌四位南島女性歌手以阿美語、排灣語、大溪地語及模里西斯語翻唱,並在第二段加入2021年各自在島國經歷的環境議題寫入歌詞,歌曲中段除了可以聽到氣候罷課、抗議的群眾聲之外,還加入了馬紹爾群島倡議家Selina Leem的詩詞演說。

7 Madjadjumak 彼此找到 ft. 戴曉君

哪怕是把我眼睛蒙上,也能走到你的面前 哪怕是截斷了手腳,也要走到你的面前。- 

排灣族音樂人Sauljaljui 戴曉君回顧生活在山上的自己對於海洋的記憶,擬人化地描寫河流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流向海洋,而小島大歌中的南島藝術家們也只有一個共同的出口,那就是我們的團結和聲音 。

Sauljaljui戴曉君來自於牡丹鄉石門村的Kapanan部落,在排灣族語是“大河邊的部落”。回憶兒時靠山吃山、靠河吃河,小時後幾乎每天抓魚釣魚,山和河就像族人們的生命 。1995年部落建造水庫後,大部分舊部落遺址成了水底下的世界,不少土地都必須過河才能到達,部落生活範圍受到影響,而水庫長期的淤泥更是影響下游生態,一年四季河水是混濁的,魚類逐年枯竭,溪哥魚、釘螺,幾乎看不到了。

看著龜裂的河床 Sauljaljui 想到 “即使現在是乾枯的,等大雨來臨時,水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流向海洋”。

8 Sarbon 煤

孩子們!不要在沙灘上玩耍!石油正在蔓延,神聖的藍水已經變成了煤炭一樣的黑色 -

2020七月時,模里西斯以南海上發生一件觸礁擱淺導致漏油的事件,大量原油污染了當地最珍貴的海洋保護區,當下所有模里西斯人的心就像那艘貨輪一樣,破了一個大洞。
〈Sarbon〉獻給留守案發現場數個月進行拯救海洋工作的人們,他們編織製甘蔗袋、捐出他們的頭髮吸油,並盡可能拯救寶貴的海洋公園和東部海岸線。〈Sarbon〉致漁民及所有海洋愛好者、致海豚,和這件悲劇中的受害者。這是為所有陸地和海底的生物唱的歌,他們都在哀悼著。

9 Hiro’a 根

我希望我的孩子還記得,太陽和海洋如何在天際線合而為一。我希望我的孩子還記得,地平線上的每一道浪都是神聖的 -

來自大溪地的Vaiteani以童年和爸爸去海邊的記憶為主題,描述個人對海洋的熱愛,並帶出整個家族的羈絆與今昔海洋生態的變化。海洋是每一個大溪地島民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元素,童年回憶裡的海洋是如此五彩繽紛,如今的海底樣貌怎會褪去了顏色?這些美好還會繼續存在在我的孩子的童年嗎?我希望我的孩子都能記得。

 10 Aoka 停止

聽,誰燒了土地,誰燒了森林?世界在哭泣,綠色的世界已不復存在。-

聽聽馬達加斯加傳統樂器Valiha, Sodina 和Jejy 的聲音,你會聽到馬達加斯加、麵包樹、偉大的Atsinanana 森林;你也會聽到生物的死亡、世界在哭泣。『停下來』,我們必須停止砍伐森林,我們必須停下來去想想森林與我們的生活是有多麼緊密的連係。

 11 Ata Renga Koe   你是美麗的傑作

你是美麗的傑作,大地的兒女、太陽的子孫,屬於天空、屬於海洋 -

復活節島Rapa Nui音樂家Yoyo Tuki以簡單的民謠吉他彈唱出這首像是一趟『精神之旅』般的歌曲〈 Ata Renga Koe 〉,提醒身而人類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是大自然的孩子。

 12 Lament for a dying ocean 海洋的哀悼 ft. 漂流出口Putad & 戴曉君

-哭出一條河,直到抵達海洋。我們都忘記了嗎?海洋是所有生命的發源地,所有生命的母親 -

海洋科學家們一致認為,如果全球氣溫上升1.5°,地球將會失去90%的珊瑚礁,而照目前的速度我們將於2035年達到這個門檻。這些珊瑚礁的消失將影響25%的海洋生物,而這些無可取代的海洋棲息地與物種的消失,將是海中生物的生存危機。海洋,一個至關重要的生態系統,將有可能在我們這一代人的身上結束。
專輯的最後一首歌,由專輯製作人Tim Cole作曲,他想著家鄉的大堡礁正在死去,想著許多人的焦慮和不安,懇請音樂家們以歌聲帶聽眾到那些情緒上不敢獨自前往的悲傷之地,唱出最深的哀悼。對許多音樂家來說,許多部落傳統文化都曾經在被殖民的過程中失傳,而這首歌曲,是哀悼孕育所有人類的海洋。
想著那些已經消逝的海中生物、不可逆的瀕臨絕種,我們常陷入悲傷,但如果我們不對大自然目前遭受的破壞作出改變,那我們寫這首歌就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必須在還有希望的時候,以行動回應;這首歌是哀悼,卻也是盼望。

小島大歌計畫介紹

“已經太久了,世界音樂這個名詞被侷限在非洲、印度半島和南美洲,亞太區一直是派對中的睡美人,這魔咒終於被打破了!” - 澳洲 Sydney Morning Herald主流報章

“小島大歌從一個寶石般的小點子發展成了一個大型計畫,探索了南島語族的航海歷史,且台灣是現今許多海島文化的起源” - 英國 Songlines世界音樂權威雜誌

由BaoBao陳玟臻及Tim Cole提姆柯爾歷經三年的時間跨越了十六個太平洋島國進行南島語系的影音採集,並於2018年發行了由超過百位音樂人共同譜出的《小島大歌》專輯。
關於小島大歌的緣起,回朔自2013年有位萬那杜的⻑老篤定的告訴BaoBao『我的祖先來自台灣!』,這句話讓 BaoBao跟Tim開始了南島文化的探索,也找到了越來越多證據顯示台灣是南島語族的原鄉,2014年底,兩人在廣播中聽到了氣候變遷對太平洋島國的影響,並於兩個月內辭掉了工作踏上了造訪這些島國的旅程。從台灣到紐西蘭,從復活節到馬達加斯加,與當地最有名的音樂家合作。兩人走過夏威夷的活火山、巴布亞新幾內亞的紅樹林、沙勞越的雨林、馬達加斯加的猴麵包樹大道、澳洲Torres Strait群島的海上村莊,以及台灣太魯閣山棧溪、屏東牡丹鄉石門;完成一首歌曲的錄音後再帶著歌曲到另一個島嶼上,請其他音樂家加入當地的元素,這樣一層接著一層編織出十八首歌曲。每一首歌都是由音樂家跨海共製完成的。

我們在世界各地錄音、拍攝,無非是想要說一個故事,那些五千年前將獨木舟推向海洋的台灣原住⺠祖先的確找到了陸地,他們的後代,已是跨越兩大洋的四億人口;台灣很小,卻給了世界一個很棒的禮物。

海洋沒有國界
2018年發行的《小島大歌》音樂專輯,不僅在2019年入圍美國獨立音樂獎「最佳概念專輯」,亦獲德國樂評人選為「年度最佳專輯」,是亞洲唯一獲選者,並在四大洲16個國家巡迴演出50多場,現場觀眾超過17萬人。小島大歌計畫在歷史、文化、人類學、環境保育等層面也俱有深厚的意義,在國際上倍受各界關注,獲得英國BBC、美國NPR、UN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單位肯定;2018年配合專輯發佈同時展開逾20場世界巡迴演出,包括受邀前往美國SXSW西南偏南音樂節、WOMEX世界音樂博覽會、西班牙Etnostar音樂節、挪威Ford音樂節等知名國際級音樂盛宴。
回歸共享的島嶼,睽違三年釋出全新專輯《 Our Island》 
2022年,小島大歌將發行第二張專輯暨世界巡迴演出,從120天的美國巡迴開始,於頂尖表演藝術中心及大學演出,包括紐約百老匯、史丹佛大學、賓州大學等,並接續至歐洲"2022 義大利文化首都"開幕式演出,最後回到台灣,這不只是建立在小島大歌是一個從台灣出發的計畫,也同時象徵著歡迎我們在南島島嶼的家人們回家。

 

 

 小島大歌藝術家介紹

阿美族 Putad(漂流出口)
布妲菈.碧海(Putad Pihay) 是來自台東阿美族的民謠實驗搖滾樂團『漂流出口』的女主唱/貝斯手。Putad 和哥哥從小跟隨父母輩的工作,在外縣市求學成長,是人們所稱的都市原住民,藉由音樂創作返回家鄉,帶著漂流在外尋找出口的心情,抱持著對生命的希望,在尋求自我的道路上走下去。 為了用母語創作,除了大量翻閱資料文獻, Putad 也向部落耆老請益母語的發音方法、唱古調的情緒表達和肌肉運用、歌謠故事。Putad 的創作主題大多是阿美族人賴以為生的母親-海洋。特別是阿美族傳統婦女以採集海洋貝類、魚類維生,這樣一個以大海為冰箱的族群在面對如今生態破壞、魚貝類產量銳減的狀況時所產生的“ 部落女性適應不了時代變遷的焦慮感” 尤其被寫在putad 的歌曲中。
大溪地 Vaiteani &Luc 

Vaiteani 是大溪地的作曲人、歌手,她在9歲時便開始演奏鋼琴,在法國就學時開始作曲,她把自己的曲風稱為波里尼西亞民謠,又帶點世界、靈魂的味道,她與先生Luc因為音樂結緣,兩人以雙人組合的形式一同演出,曾登上歐洲及太平洋島國音樂舞台,在法國有龐大的粉絲群。
排灣族 Sauljaljui戴曉君

Sauljaljui戴曉君是來自屏東縣牡丹鄉石門部落的創作歌手,有著紮實的演唱功力,渾厚又不失溫暖的嗓音。她的創作保有原住民曲調的架構,融合了流行、民謠、拉丁節奏與世界音樂的獨特曲風。首張個人創作專輯《順著河流走》入圍第 28屆金曲獎、第7屆金音獎多個獎項;第二張創作專輯《裡面的外面》入圍2020年金曲獎四大獎項。近年來,戴曉君隨著「小島大歌」計畫巡迴歐洲八國,走訪兩大洋上十六個島國的原民部落,與南島音樂家們一起歌唱、演奏、錄音;也參與過大大小小音樂節,與世界各國歌手同台競演,在這趟音樂旅途中,她的創作也隨著視野、演出經驗變得更加寬廣而豐富,其中,讓她印象深刻的是有次在德國參加音樂節,「有位女歌手一上台就讓大家非常驚艷,連樂手solo都搶不到任何風采,她和她的傳統樂器就是全場焦點」,強大的舞台魅力也讓她重新反思,自己的音樂、表演方式能如何進步,以朝這樣的目標邁進。除了活躍於國內外各類型演出,現定居屏東恆春半島的她,是台灣少數女性青年會長,13 年來持續與部落青年舉辦「KAPANAN 部落文化音樂節」,凝聚部落力量,並作為部落的文化藝術交流平台。
馬達加斯加 Tarika Sammy

Sammy 是一位製琴師、多功能樂器演奏家、製作人及傳統樂器推廣者。在大家拿起電吉他、在爵士鼓開始流行的時候,Sammy 在他的小閣樓工作室中手作一支一支 馬達加斯加各族群的傳統樂器,他更堅決在世界舞台上彈奏它們。這樣的堅持讓他的樂團Tarika Sammy在九零年代被TIME雜誌列為世界十大樂團,與天團U2並列,他年過半百卻仍有著年輕的心,他的背包一打開是常常是零零散散的黏土、三秒膠、木塊和釣魚線,壞的樂器、老花眼鏡、各式日常用品到他手中都會奇蹟復活,他不只是馬達加斯加的國寶,更是少數能夠保存下南島音樂文化的傳奇人物。
精通各種馬達加斯加樂器,並製作樂器的Sammy 其音樂帶著馬達加斯加傳統的音樂,帶著雨林及海島的氣息舒服且帶著點點海島氣息的音樂,讓聽眾時而享受舒服的聆聽時而卻又活潑的跳起舞來!他與音樂密不可分,表演著這些各式樂器時也將彰顯他的精神和貢獻。你一定要聽看看他的音樂!
模里西斯 Emlyn 
Emlyn是一位新一代引領印度洋數島國音樂的作曲家、歌手及舞者,這個區域的獨特Sega音樂文化來自非洲東岸及馬達加斯加的奴隸貿易,Emlyn拿起傳統樂器Ravann、三角鐵和Maravanne,在男性為主的音樂界,闢出了一道讓人驚艷的女性道路,在2019年贏得Konpoz to Lamizik首獎,並已至歐洲及印度洋個島嶼演出。


 

CD 1

編號曲名
1. Marasudj 團結
2. Listwar Zanset 我們的祖先 ft. Emlyn & 漂流出口Putad
3. Ta’u Tama 給孩子 ft. Vaiteani
4. Pinagsanga 自然 ft.漂流出口Putad
5. Festival of the Living Ocean 海洋的慶典 ft. Emlyn & Airileke
6. Mercy Mercy Me (The Ecology)
7. Madjadjumak 彼此找到 ft. 戴曉君
8. Sarbon 煤 ft. Emlyn
9. Hiro’a 根 ft. Vaiteani
10. Aoka 停止 ft. Sammy
11. Ata Renga Koe 你是美麗的傑作 ft. Yoyo Tuki
12. Lament for a dying ocean 海洋的哀悼 ft.漂流出口Putad & 戴曉君